怀瑾

怀瑾握瑜兮


画渣+小透明O_o
目前正在放自己的成(hei)长(li)史

【all叶】论omega性别紊乱症候群的危害性-1

萌cry!叶不修开始作死了ovo

暮倚澄舟:

OOC


论一个以为自己是总攻的O,是如何撩遍国家队作死的×




受到良心谴责……好吧,其实是我没梗开新坑,最近又看见有人求后文,就决定把这篇填起来。


别说我混更啊!!就算这章正文没大改动,但是设定上改了不少qvq我还有修病句错字呢×不过应该没人记得前一个版本长啥样了吧ww




「1」


 


当叶修在医院拿到性别检查诊断书时,他是拒绝的。


 


当了二十几年的无性别奇葩,他从没心塞过,这下确定了晚来了这么久的性别,却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 


omega。


 


你告诉他,为什么他一个体格健全、身强力壮,还有腹肌(小肚腩)的正常人会是Omega?!


 


叶修从不觉得自己和这种总是三步泪眼朦胧,床上欲仙欲死的生物有什么关联。然而在确诊为无特别性征的无性别者后,他又一次被判定了是稀有动物的男O。


 


叶修面无表情的拿着那张薄薄的纸片,心情非常复杂。面前的医生意思意思地安慰道:“能够理解你突然接受不了,但是现在Omega的社会地位并不低,就此能高枕无…”


 


然而医生还没安慰完,眼前这个看不出一点娇弱的Omega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板上。


 


一阵天旋地转。






 


当叶修从昏迷中醒来时,他神清气爽的从医院的床上爬起来,找担心地看着他的苏沐橙讨了杯水。


 


“谢了啊。”


 


“没事,毕竟现在你可是珍稀保护动物O啊。”苏沐橙打趣地说。


 


可听到这句话后,叶修露出了有点不解的表情,黑眸直直地望向她。


 


“沐橙你说啥?哥明明是A好吗。”


 


叶修的表情很自然,看不出是在逞强,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。苏沐橙隐约察觉到他并没有在撒谎……她心头蓦地升起了点不妙的预感。


 


“可医生说……”


 


她犹豫的想了一下,还是没再跟叶修理论。身为一个Beta,她闻不到叶修身上的气味,自然没办法判断他的性别。


 


更何况现在是健全ABO社会,反信息素剂发明后公共人物的性别成了重大隐私,除了本人和相关机构,别人很难看出什么苗头。只要不开口,无论相处多久,都可能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性别。


 


叶修生下来时因为感染没能确定下性别,能闻到信息素、可自身却无味,不属于ABO的任何一种,他自身渴望名正言顺的得到Alpha的身份。然而今年他打完第十赛季,赛后突然就爆发了信息素,莫名被诊断为了Omega。


 


难道是叶修的性征太不稳定了?苏沐橙皱了皱眉,担心起了现在的状况。


 


 “咦?这个医院有O的护士么,好少见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哪里有?我怎么没看见?”


 


“就刚才那个,一股奶油味,就是淡了点。”


 


如果没看错,刚才那名护士的吊牌上明明写着“Alpha”。


 


苏沐橙不好的预感似乎成了现实。


 


 




“他这种现象被称为Omega性别紊乱症候群。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学术性地解释道:“是由排斥身份引起的信息素失调。这种案例在医学界鲜有发生,目前还没有研制出治疗方案。但是可以服用药物来一步步改善。”


 


“那具体的症状就是把A当成O,O当成A而已吗?”


 


这种病苏沐橙还是第一次听说。还好Beta没有混淆性别,不然更复杂了。虽然这样一来,也让身为B而没什么大的存在感的她有点无奈。


 


“是的。叶修会对信息素的感官大大弱化,按理来说只要服用了反信息素剂没人会看出端倪……可是以他不稳定的这种状况,随时可能散发出少量的Omega信息素,还是很有风险的。”


 


“那,这件事要告诉他么……”


 


“这种病是由患者的心理引起的,相当于反噬。如果主动纠正只会引起反作用,所以不能说。”


 


天,这是说他明明是O,却打死都不能告诉他并不是A吗。她想起叶修平时不拘小节的作风,觉得他太不符合一个Omega的生活习惯了,可现在却没法用这点来约束他改正。


 


“如果患者出现了发情期现象必须赶紧到医院就诊。平时压抑的信息素会一下子爆发出来,感官也特别敏感。可以的话请和我们医院主院合作,我们需要资料,而他也可以尽快康复。”


 


她觉得叶修并不想被人当做小白鼠,但是健康为上,只能让步。


 


“好吧,我尽量说服他。”


 


之后苏沐橙用他体质特殊需要观察作为借口,让叶修签订了每月配合检查的合同。


 


走在人潮涌动的街上,叶修用全新的感官体验着新世界。变成了A就是有哪里不同,整个人都舒爽了。只是信息素却淡得近乎闻不到有点奇怪……可能是最近服用抑制素成了潮流吧,几乎没人会任由信息素散发出来。


 


想必路上的行人都看不出这个人是个O,苏沐橙默默担心起了数天后的国家队集训。联盟里大家的性别都掩藏得很好,叶修不是喜欢乱搞的人,一般情况下出不了什么问题。她也只能祈祷联盟里没人会发现他是O吧。




还好这次叶修是作为领队参加世邀赛的,他这一个月是安全期,医生说不会爆发发情期,也就不会对比赛造成什么影响。再说还有她看着,出了问题她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
 


“沐橙你一直盯着我干嘛?有哪里稀奇么。说起来总觉得今天街上的O比A多,是什么日子?”


 


不,你就是稀奇的男O啊,还是患病的那种。


 


苏沐橙想。


 


 


“叶修,你该吃药了。”


 


叶修拧着眉接过了苏沐橙递过来的药片,咕噜咕噜的吞了下去。他并不是不配合治疗,只是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,还要吃这种像是压抑本能的药物不太舒服,像是被枷锁套住了。


 


“沐橙啊,我要吃到什么时候?”


 


“嗯,我也不清楚……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。”


 


“啧,这体质真麻烦。”


 


叶修抱怨着伸了个懒腰,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皮肤,这穿着个宽松T恤的样子哪有半点像需要保护的Omega?还好作为知情人的苏沐橙是个B,对他也只有亲情。


 


苏沐橙抓了一把戒烟糖塞到叶修手里,他咧了咧嘴,对上苏沐橙坚定的目光,只好不情不愿的收下了。


 


“不至于吧。”


 


“你现在可是病人啊。”


 


“好好好,哥服你了。”


 


叶修为他昨天才刚被没收的一条中华默哀了三分钟。不过想到自己终于拥有了A身份的这件事,心情又愈发愉悦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大家好我又要写叶神无心插旗处处成荫的作死故事了2333

评论

热度(715)

  1. 梓姝暮倚澄舟 转载了此文字